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匹凸匹再曝股票配资黑洞 窟窿有多大?

[匹凸匹被起诉祸起柯塞威的股票配资。《第一财经日报》此前曾报道,自去年10月前后开始,柯塞威就大量拖欠保证金,引发客户集体维权。据知情人士介绍,高峰时,柯塞威股票配资规模高达70亿元。]

[匹凸匹4月2日公告称,因拖欠保证金、投资顾问费等共计1.97亿元,柯塞威被自然人黄永述起诉,要求归还上述资金。匹凸匹及其前大股东、董事长鲜言也一并被起诉。目前,匹凸匹三个银行账户已被法院冻结。]

[3月31日,匹凸匹从深圳中级法院获得了《应诉通知书》《民事起诉状》等法律文书复印件,自然人黄永述将柯塞威、匹凸匹、鲜言列为被告,向深圳中院提起诉讼。与此同时,黄永述还向深圳中院提出申请,冻结匹凸匹的银行账户。3月30日,匹凸匹在建设银行临平路支行的三个账户,全部被冻结,冻结资金合计约35万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拖欠客户配资保证金的风波尚未平息,匹凸匹再次被原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柯塞威”)拖进更大的风波。

匹凸匹4月2日公告称,因拖欠保证金、投资顾问费等共计1.97亿元,柯塞威被自然人黄永述起诉,要求归还上述资金。匹凸匹及其前大股东、董事长鲜言也一并被起诉。目前,匹凸匹三个银行账户已被法院冻结。

匹凸匹被起诉祸起柯塞威的股票配资。《第一财经日报》此前曾报道,自去年10月前后开始,柯塞威就大量拖欠保证金,引发客户集体维权。据知情人士介绍,高峰时,柯塞威股票配资规模高达70亿元。

随着纠纷不断增加,柯塞威股票配资的黑洞也不断暴露。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鲜言本人此前曾对外宣称,柯塞威成立之后就一直没有赚过钱,鲜言本人也未能从柯塞威获得收益。这也意味着,柯塞威的股票配资业务,可能存在巨大的“漏洞”。4月4日,记者多次致电鲜言核实此事,但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股票配资再曝黑洞

3月31日,匹凸匹从深圳中级法院获得了《应诉通知书》《民事起诉状》等法律文书复印件,自然人黄永述将柯塞威、匹凸匹、鲜言列为被告,向深圳中院提起诉讼。与此同时,黄永述还向深圳中院提出申请,冻结匹凸匹的银行账户。3月30日,匹凸匹在建设银行临平路支行的三个账户,全部被冻结,冻结资金合计约35万元。

双方的纠葛源于股票投资。公告内容显示,2014年12月31日,黄永述与柯塞威签订投资协议,双方共同出资2亿元,用于证券投资。其中,黄永述以保证金的形式出资4000万元,柯塞威出资1.6亿元,支付到柯塞威指定账户。在此过程中,黄永述负责提供专业投资咨询服务,并依据柯塞威的授权,进行账户日常交易操作,柯塞威则有权查询每日交易账户的资产。

从协议内容来看,双方进行的实际是股票配资业务,黄永述实际是柯塞威的配资客户。

2014年10月的柯塞威注册资本为10亿元人民币,实缴资本为1.15亿元,由拥有私募基金牌照的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运营。上述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由于背靠上市公司,柯塞威成立以后股票配资规模在市场中遥遥领先。

黄永述、柯塞威的交易结构也清晰地反映了这一点。根据双方约定,以出资额为准,黄永述需按1.2%/月的利率向柯塞威按月支付利息。2015年6月18日,双方又签订两份补充协议,将黄永述保证金数额增加至8000万元,同时将柯塞威的固定收益率下降为1.05%/月。之后,黄永述依约缴纳了保证金,并按照约定进行股票交易。

按照约定,当初始资产、黄永述承诺的资产收益实现后,柯塞威在返还剩余保证金的同时,黄永述还享有相关账户的全部剩余收益,作为其投资顾问费。然而,2015年11月19日,柯塞威在没有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将投资账户中的股票全部卖出,并以各种理由推脱,至今拒不进行结算。按照当日黄永述投资股票的交易价格计算,柯塞威应向其支付投资顾问费、保证金合计1.97亿元。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此前获得的一份“柯塞威投资咨询顾问协议”,其第五款明确约定,在清算完成后三个工作日内,甲方(柯塞威)应将乙方(配资用户)剩余保证金、投资顾问收益转账至指定的乙方备案账户。据此计算,黄永述被拖欠保证金、收益,至今已长达5个月之久。

本想借助配资大赚一笔,结果却是噩梦一场,不但没有获得收益,连保证金都被拖欠,在柯塞威的配资客户中,类似的例子并不鲜见。《第一财经日报》此前就曾报道,早在2015年12月,因账户中的股票被卖出后,迟迟没有拿回保证金和剩余资产,多名配资投资者与柯塞威发生冲突。

深圳一名私募基金人士孙明(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2015年4月,其与柯塞威签订协议,按1:4的比例进行股票配资,该公司投入保证金2000万元,柯塞威提供配资8000万元,月息为2%,协议时间为2015年4月至7月。但协议到期时,正好碰上“股灾”,相关股票均遭连续跌停,协议被迫展期,去年11月初,孙明将账户内股票全部卖出。

“到期后我们去找了好多次,他们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一直拖着不还。”孙明说,配资到期后,其前后交涉不下十次,从柯塞威的业务人员,一直找到公司管路层,但对方始终没有拿出有诚意的解决方案。

类似的例子并不鲜见。据投资者周洪凯(化名)介绍,他此前曾代理过一段时间柯塞威的业务,但包括去年6月份的佣金、其本人和代理客户还有部分配资保证金,柯塞威也至今没有结算,拖欠已经超过半年之久。

“窟窿”有多大

根据公告内容,柯塞威拖欠黄永述的资金,主要由投资顾问费、保证金,以及前两者自2015年11月25日之后按央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其中保证金为8000万元,投资顾问费为1.17亿元。

“如果不通过其他途径,要回来的难度非常大。”上述深圳私募人士说,柯塞威拖欠黄永述的保证金,是该公司金额的近9倍,说明柯塞威存在极大的资金压力。

对于迟迟不返还保证金,亦未拿出善后方案的原因,上述知情人士认为,是因为柯塞威配资业务出现严重亏损,造成资金存在极大缺口,无力筹措资金解决问题。去年股灾期间,柯塞威旗下的信托产品曾多次传出穿仓传闻,造成本金无法兑付。

上述私募人士称,被拖欠保证金后,他们通过多种渠道和关系最终见到了鲜言本人。鲜言曾表示,柯塞威成立之后,就一直没有赚过钱,而其本人也未能从柯塞威获得收益。

柯塞威的配资业务规模究竟有多大?背后的资金缺口有多少?从去年下半年问题暴露之后,柯塞威一直没有拿出解决方案,亦未披露业务情况,其配资业务规模、究竟存在多少的亏损,其客户也无从知晓,外界更是无从得知。

除了多达几千万元、上亿元的大额资金,被拖欠的还有几万元的小额保证金、佣金。

周洪凯说,他被拖欠的佣金,金额实际上只有几万元。其本人和代理客户未拿回的部分配资保证金,也都不过区区万元。“连几万块钱都拖着不给,不知问题有多严重?而且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除了大额资金之外,还有一些人也被拖欠保证金、佣金,金额从几万到几百万都有,而且人数非常多。”周洪凯说。

实际上,尽管匹凸匹账户已被冻结,但冻结的资金金额,与其需要返还的资金规模相比,无疑是杯水车薪。上述公告显示,冻结的三个账户中,其基本账户余额仅为348141.75元、另外一个账户中则仅剩3117.46元,而一个工会账户中的余额则为0元。

颇为不利的是,上市公司匹凸匹已经完成“金蝉脱壳”。2015年以来,柯塞威的股权已几经腾挪,从上市公司匹凸匹名下转移到公司原董事长鲜言个人名下。投资人担心,这种股权变更可能导致其追讨保证金的难度加大。

责编:冯颢

上一篇:融资客三月成绩单:500股涨幅超两成

下一篇:深化资本市场改革 适时启动深港通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