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真相在哪里?多方呼吁重审郑俊怀案

 

近日,一起围绕我国乳业龙头企业伊利的“谣言事件”越演越烈。受谣言的影响仅仅3月26日一天,伊利股份盘中价格振幅为8.95%,下跌3.53%,较当日最高市值1791亿元蒸发了131.9亿元。

伊利集团当即已报案,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两级政府成立专项工作小组进行立案调查。已有6名嫌疑人被警方控制。
“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有策划、分工明确的网络谣言案。”伊利相关人士表示,并直指“幕后黑手”为伊利前董事长郑俊怀。

4月9日,郑俊怀先生委托律师在媒体上发表的声明,对伊利受到谣言攻击不知情,与制造谣言的犯罪嫌疑人刘某某等“都不认识,没有任何交往”。

随后,伊利发布声明《伊利集团执行总裁张剑秋:关于对郑俊怀声明的回应和郑俊怀涉嫌犯罪的揭露》。张剑秋回应郑俊怀,并列举其涉罪八大证据。

从伊利公布的材料来看,各种证据列举详实,且表示“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不认识、没交往”的自媒体人与郑俊怀谈笑风生

据悉,因谣言案被警方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刘某某,就是在“天禄财经”的公众号里以“天禄君”自称的自媒体人。

在天禄财经公众号中,可以看到《郑俊怀重新出山再创业,乳业教父传奇经历堪比褚时健》一文,作者为“天禄君”,发表时间为2018年1月29日。在此文中“天禄君”清楚的写到“在宴请天禄君一行人时,郑俊怀开玩笑说。”


 

拿自己入狱开玩笑,而且在酒桌上把酒言欢,可见两人不仅认识,而且关系比较密切。“天禄君”对郑俊怀,更是毫不吝惜溢美之词:“乳业教父”、“传奇人物”、“可以载入中国商业史册的人物”。“天禄君”对郑俊怀的仰慕之情可见一斑。

前伊利独立董事发声呼吁对郑俊怀案件进行清理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曾在2003年-2004年期间担任伊利独立董事的王斌联系南都记者,还原他所经历的“独董事件”的部分内幕。

王斌曾担任伊利集团独立董事并兼任董事会下属审计委员会的主任,在审核、对比分析公司报表时发现,相关科目金额有异常波动,存在挪用公款的情况。曾拍桌子要求时任财务总监解释。

王斌在受访时表示,当时伊利收到了一封来自上交所的问询函。问询的主要内容是伊利从2002年11月起,有累计3亿多元资金用于购买国债,亏损近1000余万元后仍在继续购买,为何没有向股东披露。

“2004年4月27日公司董事会开会讨论一季度季报。审计委员会在审议一季报时发现,资产负债表‘其他应收款’这一科目,一季度末比上年年报数急增8000多万元;现金流量表有关项目中,上年年报显示有现金流5亿多,而一季度报表则显示为负2000多万元。在正常经营及购销业务没有出现重大变化情况下,相关科目出现异常波动显然是不合理的,从而需要解释的。”王斌说,“我们怀疑公司国债购买、大额资金流出等等,可能都不是孤立的事项,它们之间也许存在某种关联。且从内部控制角度上,我们也未发现公司履行了必要的授权审批程序,这显然是不合规的。”

“2005年12月31日,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一审中认定,郑俊怀等人参与挪用公款165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但是就金额而言,判决结果和他当时应该承担的责任之间,是有一定差异的。”王斌在采访中表示。

王斌还表示:“从我们当时的质疑,到事后检察部门的结果来看,挪用的资金额应该不止这些(1650万),具体金额是多少需要验证核实。我的基本建议是,要对当年的案件进行清理,这既是对历史的尊重、也是对未来的祝福。”

拨开迷雾 公众期待真相回归

在这份名为《关于对郑俊怀声明的回应和郑俊怀涉嫌犯罪的揭露》的声明中,列举了郑俊怀此前表示“对伊利受到谣言攻击不知情”的多项证据,并指出郑俊怀、其女儿郑海燕和李希晓等人捏造虚假“内幕”制造不利于伊利谣言的其他证据。回应中还列举了郑俊怀涉嫌犯罪的举证,并恳请国家监察委和检察机关尽快介入,查明事实、还原真相,把犯罪分子绳之于法。详情如下:

1、郑俊怀为了达到个人控制伊利公司的目的,在收购伊利公司国有股过程中,涉嫌挪用伊利公司公款数亿元。其中,检察院在2005年已经查实、证据链完整、当事人也供认不讳的有2.4亿元。此案的案卷有78册,均存放在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http://jjckb.xinhuanet.com/yw/2007-05/22/content_50070.htm) 。 

2、2002 年 8 月 28 日,郑俊怀为了能让金信信托公司配合其挪用公款,代其收购和持有伊利股份,授意伊利公司董事办主任李永平虚构管理咨询服务事项,由伊利公司与金信信托公司指定的浙江华创实业有限公司签订没有真实交易的虚假“财务顾问协议”,由伊利公司支付所谓的“财务顾问费”150 万元现金,涉嫌贪污公款。

3、2004年郑俊怀被立案调查后,为了公关需要,他与成都天宏智业、北京金富来和北京中肯远景等公司累计金额达 911.5万元,但这些公司实际和伊利并没有任何业务往来。此事涉嫌贪污和行贿。

4、2004年郑俊怀被立案调查后,他安排时任伊利北京公司财务负责人陈雪萍提取 100 万元现金交给匿名人士,且未留下任何凭证,此事涉嫌贪污和行贿。  

5、2005 年郑俊怀因挪用国有企业呼和浩特市八拜奶牛场公款 1650 万元被提起公诉。按照《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规定,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但郑俊怀仅仅被判了6年有期徒刑,对他的量刑是否过轻?

6、郑俊怀被判刑 6 年,但实际仅仅服刑 3 年半。在狱中,犯人减刑一个月都很困难,而他却能获得两次减刑一共减了 2年半。 第一次的理由是“表现好”,第二次是称其在狱中发明了一套节水设备,该发明获得了国家专利并获得了应用。但是,郑俊怀为大专学历,中文专业,从未学习过机械等理工知识,其何以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在监狱的环境条件下发明出节水设备并获国家专利发明?而且在剩下的3年半服刑过程中,郑俊怀家里有事,就可以回家。 

7、郑俊怀出狱后,投靠老部下秦和平并要求担任红星乳业的“特邀顾问”,而红星乳业是由秦和平联合其他几家公司共同集资创立的。但是短短 2年后,郑俊怀就被任命为红星乳业的实际经营管理负责人,其子郑强取代秦和平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其女郑海燕、儿媳李娜、女婿刘涛等在公司分别负责人事、销售和供应等工作,把红星乳业变成自己的家族企业,最后与秦和平和格日乐图对簿公堂(http://www.changjiangtimes.com/2015/04/500921.html) 。

8、据媒体报道,郑俊怀还被牡丹江三道牧场的大量老员工控诉侵吞了该牧场近两亿元的国有资产。这笔交易是当时已被郑俊怀控制的红星乳业通过伪造合同,将三道牧场收购,转而将三道牧场近两亿的国有资产宣称为自己的投资额,这 导 致 三 道 牧 场 大 量 老 员 工 失 去 了 安 身 之 处(http://www.changjiangtimes.com/2015/04/500921.html) 。

愈演愈烈的伊利“谣言案”已经不单单是谣言那么简单,还牵扯到历史旧案,更关系到公平和正义,法律的权威性和公正性。司法机关只有重审郑俊怀案,才能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让谣言没有滋生的土壤,才能真正保护投资者和公众的知情权,切实维护公众利益。

责编:冯颢

上一篇:伊利集团委托天驰君泰处理网络媒体谣言案

下一篇:伊利集团执行总裁张剑秋:关于对郑俊怀声明的回应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