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灿星冲刺“节目制作第一股”

借着《中国好声音》,灿星制作成立7年估值翻4倍达210亿,但随着这档招牌节目版权被唐德影视买走,灿星制作还能为资本市场带来什么故事?

岁末年初,一场口水战把灿星制作拉到了聚光灯下。

始于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抢夺明星王嘉尔作己方导师,三方拥趸之战随着“反水”、“被封杀”等梗的出现愈演愈烈,连灿星制作旗下导演、宣传副总监亦参与其中。12月28日,王嘉尔工作室就此事发表公开声明,这场舆论纷争暂告一段落。

但对于制作方灿星制作来说,新故事才刚刚起了个头。

2017年12月18日,灿星制作宣布获得首轮融资、估值达210亿元,同时还透露将于今年年初申报IPO,一旦计划顺利,灿星制作或将成为国内“节目制作第一股”。

对于灿星制作一年内翻了4倍的估值,市场反应不一。一些人认为该估值并未超出预期;质疑者则表示,经济环境变化多端,灿星制作想撑起210亿估值、走得更远仍需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

事实上,自2010年底成立以来,灿星制作一直行走在追求更高附加值的路上。但作为一家单纯的内容制作公司,在《中国好声音》版权旁落、原创综艺《中国好歌曲》屡屡“触礁”后,这条路更难走了。

“灿星模式”

某种程度上,灿星制作可以说是国内综艺行业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勇敢而孤独。

2011年,原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即SMG)副总裁、东方卫视总监田明正式离开体制,加入星空华文,并兼任灿星制作总裁。彼时的灿星制作作为引入欧美节目模式的先行者,从刚结束的《中国达人秀》中尝到些许甜头,打算再依法炮制下一个海外模式本土化节目。

很快,源自荷兰、而后风靡全球的音乐选秀节目《The Voice of ...》引起了田明的关注,并提出与浙江卫视联合制作《中国好声音》。

按照以往惯例,二者之间最常用的合作模式,便是一家制作、一家购买的“制播分离”方式。浙江卫视负责节目内容生产的副总监杜昉曾向《三联生活周刊》介绍,“如果按‘制播分离’的方式,电视台与制作公司是一种主雇关系,视节目播出时间周期来决定制作公司是给电视台打‘短工’还是‘长工’。例如,我们看上一个节目,一番讨价还价后给制作公司1200万元,制作公司先把其中的20%揣兜里,然后给你做一个800万元左右的节目。

▲《中国好声音》幕后团队,左二为田明。

可是对于制作公司这个内容提供商来说,他们也有积蓄多年的不满。一家长期与电视台合作的私人传媒公司老总透露,电视台根据节目样片、可能获得的广告收益一次性买断,即使节目播出后广告收益超出预期也与制作方无关,“拥有播出平台资源的电视台实际上是强势一方”。

田明并不满足于此,“我们也做了很多年的委托制作,一直觉得这个模式跟我们的内容不匹配,想要获得更多的权益。”经一两个月的协商,最终灿星制作、浙江卫视商讨出新的合作模式,“共同购买版权、共同投资、共同制作、共同招商、共同受益”。

其中对于双方后期的广告分成模式,有媒体形容为“对赌协议”——《中国好声音》平均收视率破2,灿星制作则分得利润大头;反之则承担损失,存在赔本的可能。尽管在资本市场,对赌模式屡见不鲜,但在国内电视领域里,这尚属首例,风险极高。

与此同时,为了保障明星导师的持续参与和投入,灿星制作设计出一个完整的导师参与计划。按照约定,明星导师的出场不再单纯地按照出场次数计价,而是与后期的运营、市场开发成果紧密捆绑在一起,参与学员歌曲的彩铃下载以及通过签约灿星制作后参与的唱片、演唱会、音乐剧、商业演出等的收益分成。

新模式带来的却更多是质疑和不解,彼时的灿星制作更像是个孤单的前行者,独自匍匐。所幸,从后来的结果看,“冒险”的灿星制作成功了。一方面,《中国好声音》以不可阻挡之势席卷中国,造“万人空巷”之盛景;另一方面,灿星制作一举打响市场名号,赚来了口碑和资本,堪称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收视对赌分成模式也引来众多借鉴者。

▲同类公司2015年全年净利润比较图。

根据2016年3月上市公司浙富控股发布的增资公告显示,2015年,灿星制作实现营业收入22.1亿元、净利润7.2亿元,2016年第1季度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6亿元和0.44亿元。

与国内其他竞品公司相比,灿星制作的盈利能力可谓十分突出。同样制作出《爸爸去哪儿》、《旋风孝子》等爆款综艺的蓝色火焰,2015年的净利润只有2.35亿元。

在音乐综艺和模式引进上尝到甜头的灿星制作此后则开始尝试以《中国好声音》为中心拉起了连带的商业版图,布局内容矩阵,至今打造出超过20档文化综艺节目,内容涵盖音乐、舞蹈、综合才艺、访谈等多种类型。

210亿估值何来?

但成为“节目制作一哥”的道路是崎岖的。

“《好声音》我会一直做下去,规划是要做14季!如果做不到,一定是灿星自己的问题。”田明强硬的表态还在眼前,灿星制作与Talpa、唐德影视的《中国好声音》版权冲突却猛然爆发,前者失去了这棵常青树。

随后灿星制作将已进行一轮宣传的《中国好声音》第五季改名为《中国新歌声》,并调整一些细节内容,试图复刻《中国好声音》的辉煌,市场却反响平平。

CSM52城收视率数据显示,《中国新歌声》平均收视率为2.21%,创下《中国好声音》与《中国新歌声》的历史新低,其中总决赛当晚的收视率为2.20%,同比下滑了44%。此外,《中国新歌声》的口碑也发生大幅下滑,两季《中国新歌声》的豆瓣评分分别是5.0分、5.2分,与《中国好声音》第一季时的7.8分相差甚远。

▲灿星制作实际控制人为华人文化投资基金。

正如2012年的夏天属于《中国好声音》,2017年的夏天属于《中国有嘻哈》。同为音乐选秀类节目,同年新生的《中国有嘻哈》成为了现象级作品,获得小米、农夫山泉、肯德基、支付宝等品牌超1亿元的广告赞助。

有分析认为,灿星制作被市场化带来的保守选择和运作机制消磨了生命力,“在《好声音》刚成功的那几年时间里,所产出的节目几乎都是达人选秀的模式,遵循着过往成功的路径”,“廉颇老矣”。

如今《中国好声音》版权易主、《中国新歌声》声量渐疲,灿星制作的光环不复当年,急需下一档爆款节目来支撑起210亿的估值、挑起IPO的担子。

于是,灿星制作不再强调版权引进,而开始将原创作为公司的生命线。灿星制作副总裁、宣传总监陆伟接受新媒体“三声”采访时表示,“灿星再一次明确今后的发展方向:做原创,谨慎引进甚至干脆不引进,做原创就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同时根据陆伟介绍,过去一年,灿星制作已经与《美国偶像》评委西蒙·考威尔的电视娱乐公司Syco达成合作。双方于2015年年底在伦敦签署合作协议,约定在未来三年完成一系列综艺节目模式的研发,并向海外进行节目模式出售。

问题在于,在灿星制作摸索着扩张、转型的时间里,别人家的综艺也在猛进发展,比如湖南卫视的《爸爸去哪儿》、浙江卫视的《奔跑吧兄弟》、东方卫视的《极限挑战》等。

事实上,灿星制作错过的不仅仅是户外真人秀风口,更为重要的是,因为长期享有《中国好声音》的题材红利,灿星制作经营重点一直放在台综上,至今缺席网综这一重要风口,对于年轻群体的号召力有限。

▲灿星制作旗下部分节目。

《奇葩说》背后的米未传媒、《吐槽大会》与笑果文化、《火星情报局》与银河酷娱、《明日之子》与哇唧唧哇等制作公司,皆陆续凭借“面向网生人群,打造网生内容”的生产模式在业内站稳脚跟。以米未传媒为例,推出一季吸金近4亿的网综范本《奇葩说》后,相继推出《奇葩大会》、《饭局的诱惑》等网综,成立不到3年估值便达20亿元。

而除优酷、腾讯视频等与外部工作室合制节目的视频平台外,爱奇艺已经采取了工作室战略的制片模式,如VC、达尔文、PIKARU皮卡如、YOH幼虎等自制综艺工作室,且都有较为明确的内容方向战略,“新人”灿星制作想在网生领域落脚颇为艰难。

针对这一问题,田明曾回应道,“我们还会推出很多更新更好的项目,收入会更加多元。会做自己的直播平台,也会做更新衍生的商业开发。其实它的想象力都是非常巨大的,包括原创的音乐网站,我们都在规划这些更大的产业项目。”

不过如此一来,与爱奇艺的《热血街舞团》直接对标的《这!就是街舞》便更受关注了。作为灿星制作从“电视综艺”转战“网络综艺”的处女作,其在激烈竞争中获得市场几分回应,直接关系到了灿星制作新故事的讲述。

责编:冯颢

上一篇:马云认怂剃光头 董明珠、雷军赌注10个亿

下一篇:第九届艺鑫天使杯中国国际少儿模特大赛湖北赛区震撼开启!

分享到: 0

论坛推荐众议院

民生财经

时尚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