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注册

登录

汉网首页

内蒙古辽河:项目利益下的猫腻

翻开腐败分子纷纷落马的账薄,利用工程项目玩弄权术,以身试法弄虚作假,大发不义之横财的不乏大有人在,尽管处在党和国家反腐的高压态势,依然有人会铤而走险,因为他们的头顶上都有一把遮风挡雨的保护伞,在权势的庇护下他们手眼通天,巧取豪夺,尽可大行其道。

    不知是处于地方保护,还是处于利益链条,抑或是权力高于法纪,在投诉举报的道路上,总是有人怀揣着明了的事实,却被“衙门”拒之门外无处申诉。黑龙江省水利水电工程总公司在参与一项工程招投标时,所遇到的尴尬、排斥和挤压后,就尝到了这样的味道。

 

    2014年9月25日下午,在尼而基水利枢纽内蒙古灌区工程建设管理局的主持下,一项呼伦贝尔市莫旗尼而基水利枢纽下游内蒙古灌区工程施工项目招标公告被公示在指定的网站上,公开向社会招标。招标的时间是:2014年9月25日到30日。公告中要求投标单位的条件是:一、注册资金大于8000万元,总承包为一级,项目经理是本企业注册一级建筑师;二、区外企业必须到项目所在地相关主管部门办理准入手续;三、必须在呼和浩特市公共资源诚信信息库办理入库手续,入库的企业才可以网上报名,以服务系统网上报名成功为准,项目的监管单位是内蒙古自治区水利厅。

    据知情者透露:从公告公布到报名结束仅短短的六天时间,这六天时间除了公告下午才发布的当天,还有周末的两天,实际上剩下的能够有效工作的不过是三天。在三天的时间里,区外一级企业能办到这三项条件的寥寥无几,看似工程公平公正公开,似乎透明度很高的招标,实际上用这三个条件很顺理成章地把报名企业拒之了门外。“就连内蒙符合条件的也就辽河工程局股份有限公司一家企业,因为这家企业早已把符合条件的资质都借过来,提前做好了充分准备。难道是他们有先见之明神机妙算?事实并非如此,因为条件是他们自己拟定后,交到相关部门审核后放到网上的,这有意设定的报名式门槛,他们如果前期不做准备是根本做不到的”。投诉举报人如是说。这样的公开不过是掩人耳目,虚张声势走走过场而已,实际上项目早已有了归宿。

 

    2014年10月23日上午9点30分,在呼和浩特市市政服务中心楼1汉ε楼开标室,呼伦贝尔市莫旗尼尔基水利枢纽下游内蒙古灌区工程施工项目开标。“在开标时,我看到旁边内蒙古辽河工程局一位穿蓝色西服,很瘦,戴着黑色眼镜,身高1.76米左右的中年男子打开电脑坐着,还没唱标之前,我看到他电脑中有6家公司名称和报价,这6家公司是:河南水利、河南中源水利、河北水利、安徽水利、松辽水利和内蒙古辽河工程局的报价,与唱标屏幕报价一致。他在唱标后把其他企业的报价加上后,得出的平均值和唱标得出的平均值一样,看到我看他的报价和操作,他把电脑合上就要离开,评价负责人没让他离开,以此确认他们违标,看报价这几家分别相差80元、20元等,报价惊人相似”。黑龙江省水利水电工程总公司一位接受委托,参与工程报名投标的知情人披露。

    事实上,内蒙古辽河工程局股份有限公司不仅仅在该项目上露出锋芒,他们在内蒙这块地盘神通广大,备受上级领导的宠爱。就呼伦贝尔市来说,2015年国家投资上千万的水利项目有12个,辽河工程局就占据9个,而且在同一个项目开标中,同一套施工5大员中了两个标,违规也能中标。莫旗抗旱水源项目开标,辽河工程局报价排名第六,但却堂而皇之地拿到了标;2015年节水增粮项目,辽河局报价比第一名报价评分低9分,依然中了标。

    辽河局中标的2014年节水增粮项目,是在莫旗西瓦尔图镇小库木尔村施工的富某为其搭桥的,他说他的姐夫在海拉尔是节水增粮项目负责人,在其姐夫的斡旋操控下,节水增粮项目顺风顺水,轻而易举地握在了手中。招标、投标、中标对于辽河局来讲不过就是一场游戏,评委在他们的授意下,加分已不是问题。  “辽河局最大的靠山就是省水利厅,各个盟市都是在水利厅的干预下暗箱操作,以国家项目为依托,套取国家资金,大量变更,从设计概算开始就是高价,以此来获得利益最大化。”知情者说。

    对呼伦贝尔市莫旗尼尔基水利枢纽下游内蒙古灌区工程施工项目,在招投标过程中存在严重的问题,黑龙江省水利水电工程总公司委托投诉人,将问题举报到内蒙古水利厅建设处,而建设处以没有证据为由不接受举报。在建设处碰了钉子之后,他们又将问题举报到内蒙古水利厅纪检委,负责接待的纪检委周某却以不符合举报条件为由拒绝接待。两次举报遭拒,他们又到内蒙古区纪检委举报,内蒙古区纪检委责成内蒙古水利厅纪检委负责调查。于是,他们又回到了内蒙古水利厅纪检委,提交了举报材料,但是近一年过去了,他们仍被各种理由推拖得不到调查结果。2015年10月8日,举报人再一次去水利厅纪检委,纪检委以身份不符为由不予给出结果。

    “试问,纪检委是反腐败的还是保护腐败的?一年了,问题本可以真相大白,可一直拖到现在不给结果,违反法律违纪者依然逍遥法外,我行我素。”举报人气愤而无奈地说。

    据了解,就在黑龙江省水利水电工程总公司举报辽河工程局时,内蒙古水利厅派副厅长于某到黑龙江省水利厅通气,让厅里给黑龙江省水利水电工程总公司施加压力,不让举报。

    内蒙古辽河工程局为何会得到省水利厅如此的关照和庇护?据知情人反映:内蒙古水利厅与辽河工程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原来水利厅的人在辽河工程局有股份,持有股份的人有水利厅副厅长于某、水利厅建设处处长郭某、水利厅建设处副处长赵某。所以内蒙古水利项目、资金到位的国家项目,如果不给辽河工程局,地方政府向水利厅申报的水利工程项目就根本申办不下来。

    树欲静而风不止。胆量是靠什么练出来的?能量是靠什么散发出来的?权力、地位、经济、利益,形成了牢固的互动链条,岂是一群普通百姓就能拉开斩断的。普天之下有多少人愿意走艰苦的上访之路,又有多少人愿意无事生非?腐败不仅仅是黑暗,更是祸国殃民。山高皇帝远,水深愚民轻。反腐任务艰巨,道路长而远。

来源:http://www.chinanevvs.com/list/gb/a/8112671.html

责编:冯颢

上一篇:自由职业渐成趋势:谁能抢到“分享经济”这块蛋糕?

下一篇:亚丹多城高铁广告同时上线是底气还是任性?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