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长江挖经销商圈钱:澳门老大要他还赌债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王珍

原标题:吴长江挖经销商圈钱:澳门老大要他还赌债
 
雷士照明惠州临时总部大楼四楼会议室外的陈列架上,还摆着公司创始人吴长江的各种荣誉奖牌,包括照明行业风云人物。会议室内,烟雾弥漫、气氛沉闷。王冬雷与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个雷士运营中心的负责人,一起围坐着听一段吴长江演讲的录音。运营商们的脸上多少带着不安,有的眉头紧锁,有的吸烟沉思。
 
在对重掌雷士照明(02222.HK,下称“雷士”)失去信心后,雷士创始人、原CEO吴长江另起炉灶,跳过雷士各地的运营中心,想直接与全国两三百个雷士二级经销商联手,通过众筹的方式,创立O2O(线上线下融合)的平台。
 
这直接威胁到他一手扶持的全国30多个雷士运营中心的利益,将动摇雷士赖以生存的渠道根基。为了遏抑住不利的事态,雷士董事长兼临时CEO王冬雷昨天下午召集雷士全国各地30多个运营中心的负责人,齐聚惠州,共商对策。
 
“吴长江这样做是为了圈钱,还赌债。”王冬雷在会上说,吴长江在雷士省级运营商的层面已经信用破产,但在二级经销商的层面还有光环,所以“一定要在二级经销商中,把吴的信誉冲破”。O2O是好模式,但“我们首先要把运营商、经销商稳定,在稳定中求改革、求发展,否则什么都没有”。
 
雷士照明表示,10月22日,惠州公安局已就吴长江等人涉嫌挪用资金一事进行立案侦查,并就此事向雷士照明发出“立案告知书”。
 
据了解,雷士照明、德豪润达都计划在11月8日前复牌,复牌前王吴双方的较量仍在进行。
 
王冬雷指吴长江目的是“吸钱”
 
昨天下午三点半左右,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个雷士运营中心的负责人在雷士照明惠州临时总部大楼四楼会议室听到了王冬雷出具的吴长江的讲话录音。
 
在录音里,吴长江慷慨激昂地描绘了新的蓝图。他说,明年1000家店,三年内3000~5000家店,争取国内每个县设一家店,县级市场统一价格,每省统一配送,希望实现渠道扁平化。
 
吴长江想跨过雷士各地一级运营商,直接与雷士二级经销商一起建立全新的O2O平台。“我们可以整合欧普、三雄、阳光、飞利浦等产品,在我们统一平台上卖,希望在行业里做到第一。”在录音里,吴长江说,互联网为商业模式变革带来很大想象空间。
 
“我们O2O电子商务平台,定位在建材领域,围绕灯具展开。”在录音里,吴长江说,“所以我们成立公司,用众筹模式,向大家集资。员工、经销商先集资,先投10亿、8亿,经销商每个最多200万~300万元的额度。”他接着说,明年将引进资本,新公司三年后计划上市,“我们在照明业又将是知名企业”,“未来我们少则100亿、多则上千亿的市值”。
 
从录音里听到,吴长江向经销商“抛出了绣球”。每个店经销商占40%~49%的股权,新公司占51%~60%的股权。另外,经销商在新公司中也有股份。“大家一起发财,”吴长江说,“现在缺的是电子商务平台的建设,不是天猫、京东、58同城,是自己的平台。”
 
听完录音后,面对各大运营商,王冬雷说:“老吴是聪明人,O2O很热,他假事当真事做。他不可能再自由几天了,他为什么还这样做?两周前,澳门老大带人,到重庆找他(指吴长江)。(吴长江)每月要还1000万~2000万元(赌债利息)。从你们手里吸钱,不可能。两三百个经销商,每人200万~300万元,就一个亿。一是可以还钱,二是可以闹更多事。”
 
雷士江苏运营中心负责人王晓波向《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透露,吴长江上述录音是上个星期天下午,在雷士经销商总裁班学员的微信群里讲话的录音。这个微信群有200多个人,当天下午,吴长江跟群里的经销商开了微信会议。
 
“经销商有动心的,动了好奇心。但是,他(指吴长江)这种推广模式,做他自己的事就不管了。如果他用雷士经销商总裁班的微信平台,做破坏雷士的事,一是有难度,不易搞,二是今天雷士召开运营商紧急会议后,我们运营商会与各地经销商沟通好,防范事态发展。”王晓波说。
 
王晓波预计,受吴长江影响的雷士经销商应该不会超过10%。但也有雷士运营商担心,雷士体系外的社会经销商会支持吴长江。
 
昨日,36个雷士运营商集体在对吴长江的《公开谴责声明》上签字。由于担心部分经销商跟着吴长江走,这36个雷士运营商还集体在《债权申报说明》上签字。这份说明称,雷士前总裁吴长江曾多次以各种理由与方式向运营商借取大量款项。
 
“吴总在照明行业曾是一个伟人。但要让经销商知道,吴总曾在我们运营商身上拿了多少钱。否则,我们能否在这场战役中大获全胜,将有不确定性。”雷士上海运营中心负责人华勇说。
 
雷士转型压力
 
关于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一事,一位雷士的内部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吴长江通过用雷士现金抵押的方式,为他的妻子、岳父的关联公司的银行贷款做担保,这些空壳公司没有按期归还相关贷款,雷士抵押给银行的1.7亿元现金已经被银行拿走。另外,雷士在重庆三个银行账上的4亿元存款不见了。
 
“我们刚刚接收(雷士)重庆总部,正在向相关银行查阅相关资料,相关银行配合不好,我们争取一周内可以查到相关资料。”上述雷士内部人士说。
 
在雷士对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一事采取法律手段的同时,吴长江也通过律师发布过起诉函,指责王冬雷侵占德豪润达1亿元、涉嫌虚构业绩。
 
对此,王冬雷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不予置评。“我欠他(吴长江)1000多万元,是因为他还有200多万(雷士)股票没给我。”王冬雷还称,德豪润达一旦完成相关投资项目,将是中国最大的户外媒体公司,将在国内各地加油站建1200多块LED屏。
 
事实上,即使没有吴长江此次另立炉灶,想挖角雷士的经销商搭建O2O平台,雷士现有庞大的实体专卖店体系也面临着电商的严峻挑战。雷士云南运营中心负责人李灌民呼吁,雷士尽快利用起全国3000家专卖店的体系,形成统一的O2O平台。
 
作为雷士新的操盘手,王冬雷表示“希望尽快能从‘战斗模式’转向‘发展模式’”。
 
“商业模式改革对雷士是挑战。”王冬雷向本报记者说,他研究过英国最大零售商ARGOS的线上线下融合的模式,“O2O结合雷士现状,我在春节期间写了28页纸,(阐述)如何应对这个挑战。”
 
他话锋一转说:“吴长江这个事件(指挖角经销商),让我们推后了,先稳定再改革。再说,就是老吴在,这事也推不了,一定要在董事会主导下,投入大量资源,不能藏在桌子底下弄。”
 
王冬雷说:“吴长江做雷士电商,还占电商公司51%的股份,抢我们生意,雷士电商如果按这条路走,3000家门店两年就没了。”照明需要有最后一公里,与安装、设计结合,可以做O2O。“公司有全面的考虑,会在适当时候系统地推进,11月份会有整套规划。雷士会尽快拿回电商平台。”
 
昨天德豪润达公布的三季报业绩欠佳。王冬雷坦承,“三季报在我们预测的下限”,主要是今年德豪润达的照明产品在雷士渠道的销量,只有预测的一半;德豪润达的LED封装产品出货,也受雷士风波影响。但LED芯片、小家电业务超预期。“着眼于未来,雷士与德豪将发挥更好的协同效应,我们希望明年给雷士和德豪润达的股民一个超预期的业绩”。
 
目前,雷士重庆万州基地仍在吴长江掌控之下,这已经影响到雷士的供应链,出现缺货现象。王晓波说,“目前(雷士)发货不太顺利”,主要是因为万州基地产品种类不多,但产量很大,如灯盘、支架。现在万州基地的货只能找代工厂OEM,由于只是临时过渡,代工厂不会为雷士特地去增加设备、扩大产能,所以造成很多工程项目缺货。
 
因此,昨天36个雷士运营商还集体签名,呼吁重庆市政府尽快协助雷士接管万州基地。
 
对被惠州公安局立案侦查一事,《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昨天致电吴长江一方求证,但吴长江的手机处于停机状态,他身边的相关人士也没有接听电话。

责任编辑:实习1

上一篇:今日油价七连跌成定局 降至四年来最低

下一篇:党报批罚款乱象:餐馆老板用异地盐被罚200元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热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娱乐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