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亩蔬菜大棚长满了荒草 金农盛世被疑套取补贴款

近年来,中央和地方都出台了很多惠农政策,大力发展农村经济和增加农民收入,成效显著。为大力推动设施农业发展,各级政府给予了很大的财政扶持,鼓励农户和经营者购置先进的农业生产设施器材。由于政策的扶持和激励,各地的设施农业得到了迅猛发展,市场供给量大增,丰富了群众的菜篮子,改善了人民的生活,平抑了农产品市场物价。

但是,一些地方在发展设施农业过程中存在着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少数农业投资经营者设法套取农业设施补助资金的现象。

廉政法制周刊记者在一起“拖欠工程垫资款”的纠纷中调查发现:“金农盛世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怀来县建设的“新兴街千亩绿色有机蔬菜大棚”项目,号称投资12000万,系怀来县政府相关领导挂帅的“形象工程”,奇怪的是前来建设大棚的施工方却都是垫资进行的,而且时至今日许多施工者也没有拿到垫资款。

记者还发现号称千亩蔬菜大棚目前能种菜的成品大棚不过二十多个,其它的都是半拉子工程,棚基里长满了荒草。而且,成品棚中并没有什么人种植管理。据知情人士介绍,金农盛世已经上报了200多个,并连续两年拿到了该县政府部门的近千万补助款,明显涉嫌套取国家农业补贴之嫌疑。

此外,记者还发现,该工程居然占用了近千亩基本农田,根据国土部、农业部下发的“国土资发【201】155号”《关于完善设施农用地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中,明确规定“设施农业‘严禁占用基本农田,确需占用耕地的,也应占用劣质耕地’”。这种乱占基本农田的项目,居然获得当地县政府的支持,不能不让人对此产生怀疑。

多名施工方投诉拿不到垫资款

9月22日,廉政法制周刊记者接到来自河北省怀来县投诉。投诉者称,他们在怀来县“金农盛世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金农盛世)投资建设的“新兴街千亩绿色有机蔬菜大棚”承包大棚建设工程,但是垫资进去施工以后,金农盛世公司却不按合同兑现,导致工程无法正常进行不说,还导致许多施工方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其中有一位施工者精神和经济都不堪重负,住进了精神病院。

在双方签订的一份《大棚工程施工承包合同》中,记者看到:甲方为“张家口市金农盛世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乙方为“怀来县新保安镇日光温室设计建筑施工队”。工程地点为:新保安镇新兴街村。开工日期为2013年4月20日, 2013年9月20日。本工程采取的是“包工包料的方式”,“每个大棚造价是8.7万元人民币,根据图纸预计95个及相关工程”。付款方式:甲乙双方同意按照每批次50个棚计算,甲方在乙方完成一批土方工程后,经验收合格后先付该批工程款的20%;焊完钢梁并安装验收合格后再付20%;盖好塑料布验收合格后再付10%;棉被、草帘盖好验收合格后再付30%;待经过雨水沉降后达到要求后再付10%,经过冬天“风压雪压”后,达到质量要求再付10%。

合同中明确提到“因施工期间,不可预测的自然灾害,甲方应延长工期”,“除不可抗力外,不论何种原因,未经甲方同意,擅自停工的”,乙方承担违约责任,“甲方不按照规定支付工程款的;无理干涉乙方施工、停工的,应承担违约责任。”

据了解,投诉者之一王燕女士,是农科院退休的老农艺师。她父亲是国内外知名的土壤学家王守纯先生,曾任我国一、三、四、五、六、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1988年去世以后,为了纪念他的功绩,党和政府还在他工作过的地方立碑纪念。王燕女士继承了父亲的遗志,发扬父亲的技术,一直从事农业工作,被河北省政府多次嘉奖。1989年,获得农业部“全国农牧渔业丰收”三等奖。1984年调入怀来县工作,在怀来县工作的十年间,多次被怀来县政府表彰。

她向记者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2013年3月,经别人介绍,她儿子结识了金农盛世的一位吴姓经理,吴经理说他们要在怀来县发展蔬菜基地,建日光温室,是怀来县政府的形象工程,是县农业局支撑项目。

“由于我在怀来县工作了十来年,对怀来县有着很深的感情,又听说是日光蔬菜大棚项目,是北京的菜篮子工程。我也很高兴,就委托我的儿子代表我与金农盛世公司签订了为其施工的合同。”王燕说。

签订合同以后,我们从外地高薪请来技术人员和施工队伍,并租用大型施工机械准备进场施工,按照合同,金农盛世公司应该负责提供施工用水用电等设施,但是进场后才发现,水、电、路都不通,在此情况下,应对方的要求,垫资接通了水电,知道5月中旬才开始正常施工。

从5月21日到7月12日,完成了温室主体工程82个。在此期间多次找金农盛世公司驻工地的负责人王晓东,要求按照合同支付工程款,以便支付人工工资和购买做大棚的材料,但是王晓东只付了30万,连工人工资都不够。

7月15日开始,当地连续下暴雨,棚里水深1.5到2米左右,无法正常施工。后应金农盛世的要求购买了发动机和水泵,开始抽水排水,又多投资了十万元,但是后面他们却不认账。

在10月份,应金农盛世的要求我们出资57.8万为该公司建成了办公室和四个观光大棚。随后为了应付政府的检查,要求我们加班加点抢修温室,后来却不承认这些费用。

在12月份,该公司私自拆除了已经建好的大棚配房,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0多万元。

2014年春节前,我们共建好大棚主体82个,按照合同,金农盛世公司应该支付我们142.68万元,但是他们支付了部分工人工资18万元,而总共工人工资是130.3万元,其他的款项一直不给。在多次催要的情况下,他用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几辆没有手续的小车给我们,我们只能借高利息给民工发工资。

过了春节,我们回到工地准备施工,但是金农盛世依然没有给钱的意思,我们只好贷款60万进行施工。这时王晓东居然劝我们退出,露出了骗人的嘴脸。

截至目前,我们在大棚基地投入了613万多元现金。而金农盛世只给了250多万元,其中现金只有85万元,其余的就是把政府拨下来的材料高价折给我们,还把几部没有手续的小车高价抵给我们。

“到现在,我们有家不能回,每天都有人打电话催我们还钱,工人也围着我们要工资。我们找政府求助,他们居然说金农盛世不欠我们的钱!”说着说着,70多岁的王燕哭了。

另一位投诉人李瑞兴自称是第一个参与“新兴街千亩绿色有机蔬菜大棚”项目的。他说,2012年6月开始就为金农盛世公司工作了,先是为该公司寻找合适建造大棚的地块,随后开始为公司建大棚,截至目前,该公司尚欠自己170多万元的垫资款。

“给他们干工程的钱都是我自己垫的,是我多年的积蓄,现在要不回来,老婆也为此离婚了,孩子也不理我了。我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每次去公司要钱,他们都有种种借口或者理由推脱,拒绝还钱!”

他说,金农公司惯用的手法就是找人垫资建设,然后以工程不合格为由让其出局,或者找理由拖欠垫资款,导致垫资者资金链断裂,自行赔钱离场,公司再找一家不知情的接着干,干完以后再以质量不合格为由到法院起诉施工方,让其赔款。

他还告诉记者:金农盛世公司从2012年12月份至今,已经向政府部门领到了近千万元的现金实物补贴。

“我请求上级领导能为我们伸张正义,要回我们的血汗钱,严肃查办骗子公司,绝不能让他们再继续骗人了!”李瑞兴说。

千亩蔬菜大棚长满了荒草 金农盛世被疑套取补贴款

图说:基地里许多这样的半拉子工程,里面长满了一米多高的蒿草。

千亩大棚变成荒草园

9月25日,记者来到位于怀来县新保安镇新兴街村的“新兴街千亩绿色有机蔬菜大棚”基地。

从正门走进去,映入记者眼帘的几块醒目的宣传牌。其中一块是该公司的简介:上面说,该公司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是专门从事有机农业示范、推广和开发中医业。另一块上面写着:“京城第一高原有机蔬菜 中国儿童有机蔬菜第一品牌”、“公司基地分别是:新保安镇示范基地2000亩。康宝种植基地1000亩。宣化大仓盖镇基地1000亩,贾家营示范基地1000亩。张家口市高新区会员认领基地1000亩。”

正门两边的大棚看上去颇有气势,一位施工人员介绍说,前面几个是观光棚,但是实际有人种植的没有几个。一位正在棚外给草莓苗浇水的种植户说,前几天他在这里租了两个大棚,每年2万块。

栽种草莓的大棚旁边,记者走进一个大棚,发现里面的草已经有一米多高了,有的已经开始结籽了,不用说已经荒芜了最少有半年时间了。

继续往里面走,呈现在眼前的更是让人吃惊,一座座建成的棚基里面,都是一人多高的茅草,有的塑料膜已经被茅草顶破,没有塑料膜的草长得更高。

在这片荒芜的大棚中间,记者看到有一片玉米田,种田的村民说,他自己还要种庄稼,谁要也不给!金农盛世的人和村里干部来了好多次,他都没有和他们签订协议。

“我们整个这片地,都是基本农田,上好的水浇地,种玉米每亩可以收1700多斤,可以卖1700块钱,种小麦每亩也可以收1000斤,也可以卖1000多块。金农盛世公司每亩只给1000块钱,不给他们我还可以多挣1000多块呢!”

“我知道金农盛世来这里不是为了搞大棚种菜,而是为了欺骗国家,骗取补助款!”这位村民说。他说,前面记者看到的两个观光棚,承包者一分钱都不用花,金农盛世还给对方发钱,买种子和肥料。“你说,最好的大棚都给人倒贴钱种,做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是另有他图?他们为的是骗取每年国家的补助款!”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干部告诉记者,金农盛世公司和他们村签订了土地流转合同。准备租用该村农户土地2000亩,自称要投资2.4个亿。定了15年的合同,流转费每亩1000元,每10年一付。

“现在地都租给别人了,咱管不上。其实,金农公司只付了一年的钱,今年的钱还没有付。许多村民看到土地都荒芜了,都很心痛,也给我们村委反映了。如果在这样下去,既不付钱还把地荒着,我们就要收回了。”这位村干部说。

垫资施工者多方投诉无人管

据王燕和李瑞兴称,由于金农盛世公司拖欠垫资款一直不给,无奈中,他们多次求助当地政府,请求协调解决。但是政府有人说“金农盛世不欠你们的钱!”

看到当地政府官员明显袒护对方,他们只好向上级单位求助,但是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结果。后来他们就向中央巡视组反映了此事,巡视组也做了批示,要求当地政府进行调查。

“政府没有人来向我们了解情况,就向上面回复了,说的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但是王晓东事后向我们说‘你们不是爱告吗?随便去告,告到哪里我都不怕!’”王燕说。

在怀来县人民政府办公室的一份文件上记者看到:县长李雨清主持了金农盛世公司在怀来建设蔬菜物流中心和有机蔬菜种植基地项目的会议,并指定一位副县长主抓此项目,同时要求相关部门提供相应的优惠政策和支持。

据了解,此前金农盛世公司向上级汇报的已建大棚数量是262个,投入使用的是176个,打井162眼,所有棚内已布满滴灌设备。

那么实际情况是什么样子呢?据记者调查,金农盛世公司所建大棚203个,投入使用的只有22个,其他的都是半拉子工程,所打机井只有两眼。

千亩蔬菜大棚长满了荒草 金农盛世被疑套取补贴款

图说:从外面看上去光鲜的温室大棚里面居然长满了荒草。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数字差距这么大,难道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里面吗?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怀来县政府办公室,被告知要去宣传部登记。在宣传部登记以后,记者又一次来到县政府办公室,欲找主管此项目的副县长进行采访,被告知该副县长参加会议还没有回来,该副县长的秘书联系了其本人后,表示在外地无法回来,随后记者留下联系方式和采访要点离开了。

截至发稿前,记者获悉,金农盛世公司已经以王燕和儿子施工耽误工期违约为名,告上了法庭。而记者离开怀来县政府已经20多天了,但政府方面没有一个人出面解释此事。

金农盛世公司为什么能在怀来县新保安镇违规占用千亩基本农田搞设施农业?谁给他们提供的便利?上报的大棚数量为什么和实际相差那么大?荒芜的大棚是怎么得到政府的补助款的?廉政法制周刊记者将进一步追踪报道。(记者 豫东 冯保国 )

来源:http://qd.house.163.com/14/1027/15/A9IS0KG602100G02.html

特别注明:本文系本站编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责任编辑:实习1

上一篇:武汉2025年港口吞吐能力将达5亿吨

下一篇:武汉入选“买房便宜又宜居”榜单 网友热议指标

分享到:

更多汉网新闻可在今日头条客户端阅读

热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

娱乐看点